解放犀鸟

十一月 24, 2009

Baram河考察日记(二)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hornbillunleashedcn @ 10:21 下午
Tags:

周泽南

11月16日。星期一。上午晴,连夜雨。

早起的鸟儿

早上六点30分,兴奋和激动很快驱走我的睡意。短短7天的行程,迫使我不肯放过每一个可以捕捉沙拉越画面的分秒。所以,开始具备可见度的时间一到,我就步行到市区的特定建筑物,并且拍摄下它们的画面,例如常青有限公司,Interhill有限公司的总部,Sarawak plantation有限公司,以商业大亨陈伯勤的太座命名的幼兰大厦等等。这些表面上看来支撑着美里经济的经济企业,背地里究竟破坏了多少公顷的原始森林,导致多少原住民丧失土地的权利,甚至夺取了多少人性的尊严和生存的希望:大写的历史,特别是所谓的“马来西亚华人史”或者“沙拉越华人史”,甚至是“马来西亚华文报业史”里面肯定毫无记载。但是,至少在凉风习习的这个早上,我的摄影机见证着他们光鲜亮丽的表面,所隐藏,也可能会呈现的丑恶。

陈伯勤的EKRAN公司,就是当年在兴建Bakun水坝工程中的最大股东,今天至少有9千多名原住民因为受水坝工程影响,而被逼搬迁到土地贫瘠,不适合耕种和找生计的地方。由大马媒体大亨张晓卿拥有的常青有限公司,以及最近被揭发其员工涉及比南女生被强暴案件的Interhill有限公司,和其他伐木公司如三林,都是大肄砍伐沙州原始森林,造成诸多原住民族群丧失土地和生计的罪魁祸首,其罪名简直磬竹难书。

绕过城市的中心,往海岸的方向,坐落着沙拉越人称为Tamu的菜市场。一些原住民妇女和当地华人,在Tamu贩卖蘑菇,槟郎,香蕉,尖不剌,langsat,一种称作isu的本地榴连等等,五花八门的蔬果。.

(more…)

十一月 23, 2009

一个华校生的英文历程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hornbillunleashedcn @ 3:13 上午
Tags:

刘明星

毋庸讳言,所谓的一个华校生指的就是区区小可,从华小三年级开始才在官立学校老师的课程分配下开始one、two、three的学习。小学三年级,意味着当年的小可十岁。当然,小可属于幸运的七字辈,abc是六岁幼儿园牙牙学语下熟悉的。至于更早前,小可的家人有没有灌输罗马字母排列的概念,现在不大好说,似乎有的。

二十六个罗马字母的排列和后来的学习语文有没有直接关系?您若回答有,那么我的追问会是难道出世在英语世界的儿童肯定先懂得念字母吗?我并非出生于英语世界,这个问题的回答无论正负,对真相都有失公允。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婴孩称呼爸爸妈妈最先并非合乎现代语法的。不难推测,声音的出现先于文字。虽然难测的解构大师德里达的“先于”也许给了不同的次序。

无论到底是声音还是文字比较原始,当今世界,识字是不易逆转的潮流。能否独立于这股潮流,似乎并非现代人的关注所在。正如能不能活在一个没有金钱操作的社会的问题。文字提供的不止于记录,还肩负了部分的思维方式。您当然可以反驳说文字不是语言的必然因素,但是这里所指的思维方式,是属于电脑程序这类机械式的逻辑方案。

(more…)

Baram河考察日记(一)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hornbillunleashedcn @ 3:03 上午
Tags:

周泽南

10月15日。星期天。上午晴,晚上大雨不断。

缘起

凌晨四点钟。参与此次考察团的三名西马人分别从吉隆坡和槟城两地披星戴月赶往吉隆坡国际机场,飞往此次目的地的沙拉越美里。发起这次考察的是的马来西亚选举观察委员会(MAFREL)成员黄文强,以个人身份参与,却将会以纪录片方式对此行进行报道的周泽南,以及独立新闻在线记者黄书琪。

黄文强的目的原本相对简单,就是对Baram河上游或中游地区原住民的选民资格进行一项初步调查,以弥补这方面调查的不足。文强的论证是这样的;全国有资格登记为选民的总人口中,只有大约半数已登记为选民,东马两州的情况更为恶劣,大约只有3分1登记为选民。

在沙拉越,因没有登记而丧失投票资格的情况在内陆地区的原住民之间犹为严重。 当我们将上述情况置放在整个国家的民主改革进程来看时候,显然的,仅仅将下届大选“变天”的希望放在投向民联的选票已接近饱和的西马选民,是不切实际的,所以沙砂两州必然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可是,如果占东马两州最大人口的原住民的投票率只占有资格投票者的三分之一,这兵家所争的筹码,不仅大为削弱,也同时意味着,沙拉越原住民的民主代表权只有三分之一。

(more…)

十月 30, 2009

取西经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hornbillunleashedcn @ 12:27 上午
Tags:

刘明星

取西经大家对唐三藏取西经的故事应该都耳熟能详吧?即使没有读过吴承恩撰写的《西游记》,也应该看过连环图,或者电影、电视,甚至小人书,或枕边故事。

不,这里要说的不是几师徒上西天的那个故事,而是玄奘法师越过千山悉心潜读翻译成汉字的唐朝故事。有印象吗?

梵汉交往当然可以上溯到更加久远的时代,大象和巨龙共舞到现在还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也许,已经有华裔子弟把佛祖当成自己的本土文化了,确实,在南海这里,说不定释迦牟尼真的曾经开坛讲经。俱往矣!我们何必执著于王子是来自天竺、身毒、印度还是尼泊尔呢?佛陀的梵文意思不就是我们所谓的智慧吗?智慧又何来地域区分?

在资讯工艺时代,互联网在军事用途蜕变为民事时,我们赫然发现一种可以轻易越过千山万水的数码排列。可以通过原有的电话网络、可以另置海底光缆,甚至可以发射人造卫星播放。

但是,还有人犯傻上西天取经吗?我认为,有的。

姑且假设不再需要肉身亲历跋涉,在互联网里跳跃的排列,难道不是一种简易的方法?您试过在互联网上学习外语吗?我在几年前就探索这个可能。报告我的经验,其中包括古希腊文、拉丁文、希伯来文、梵文、泰米尔文、波斯语,还有新兴的德文、法文、阿拉伯文等等。

当然,贪多嚼不烂,迄今比较有把握的,还是仅限于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华文、马来文和英文。至于仅靠网上资料学的,只有古希腊文和德文还算比较能够进入状态,掌握一些文法,用网上字典解决部分的文义问题。

这样,和爱智慧有没有关系呢?

写到这里,我不免望着《解放犀鸟》的点击率,以及少的可怜的回应,带着一点阑珊的倦意。这样的舍本逐末,是否歪曲了思想的伟大?

还是止住我的负面情绪,免得波及无辜。等着您的回响。

十月 23, 2009

谈论正义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hornbillunleashedcn @ 9:32 下午
Tags:

刘明星

plato关于正义的书籍,我读得不多,但是花了最多精神的还是柏拉图的《王制》(Republic)。“王制”这个中译出自大陆学者刘小枫,他大概是想要搭建文化桥梁,用了比较有古典味道的语文作为题目。Republic比较通行的中译,是《理想国》,这个翻译固然带出了对话里部分的目的,而且还把柏拉图的理想主义带出,但是还是过于“乌托邦”。至于有些粗通英文者,误柏拉图的Republic为“共和国”,那就属于低级错误了。盖因Republic这个词语出自拉丁文Res Publica,关于大众的事务,并不见得牵涉有关现代国家体制的问题。

当然,“王制”也有制度的意思,但至少不会错乱时代。没有理想的翻译,因为该对话,在雅典柏拉图的时候,可能还不见得自己会大费周章的取名。即使知道希腊文,把《王制》称为Politeia,事情也不见得澄明。《王制》另有篇名,称“关于正义”,He Dikaiosune。是缘苏格拉底在这篇柏拉图撰写的对话里,是为了要追寻正义,Dikaiosune,而展开的。

(more…)

十月 9, 2009

观察补选的意义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hornbillunleashedcn @ 10:52 下午
Tags:

刘明星

Postal Vote undi-pos我们通常所谓的补选,就是当国会议员或者州会议员因故席位腾空,必须按照宪法以及相关的选举法令进行的一系列填补空缺的活动。我们犀鸟乡子民近期比较熟悉的当然就是在  “灵坎” ( Lubok Antu ) 周遭以同名水坝 “水干” ( Batang Ai ) 进行的州议会补选。无意外的,秤头胜出。传说那位输得灰头灰脑的前秤头成员选战前曾以颈上人头为赌注,不知道有没有兑现?还是已经在策划下一次的赌局?犀鸟乡子民对这位伊班英雄以往的国会议员经验大概是厌倦了,不过既然他曾经为政治生涯付出,还是会基于感激,不取走他的头颅烘成地契的。

旧事了,也只能成为茶后谈资,叫那些千里迢迢,到鸟不生蛋——描述错误,应该是发电机不发电给居民——的巴当艾参加助选的外地人一次精彩的经验。当时,所谓的三合一补选应该是空前绝后的。

如今,另一个过气旅游点——刚刚被首相封作军机重镇——的波德申一带,也迎来州议会议席因在位议员死亡腾空的最新一次补选。算一算,在上次普选后林林总总的补选,已经快把手指数完了。这次补选,焦点相当一部分是所谓的邮寄选票,这个“邮寄”的名称大有玄机,左右看来,都比较像军警选票。法令赋予军警特权,可以偕同配偶获得邮寄选民的身份,到时其实也不必邮寄,还是在同一个地方投票。这样的形式,要用到邮政服务吗?外人看来,只不过看不到透明投票箱,而是布料投票包的分别而已。在一场补选中占了三分一的选票,影响力可想而知。

您不会不知道巴干槟榔补选的国阵候选人吧?这位和耶稣同名的前任州务大臣曾在位廿余年,和伟大的老马不相伯仲。听说他们宣称金钱政治和贪污是有分别的。这我是赞成的。不过,他们的定义永远是不必通过人民意愿的,我怎样认为,和他们如何定义几乎一点关系也没有。至于另一位候选人,祖基飞利,小弟孤陋寡闻,现在才在报端看到他的名字。

这么看,您对于谁会胜出心里有数了吧?打算下注去吗?朋友,请别把选举当成我们的乡下斗鸡。即使明知道那一只斗鸡养得比较骁勇善战,也不会每次都赌赢的。何况现在还有“让球”的方式,你保证卜基的盘口不影响选情?我们的民主方式,居然只能是一场赌博?悲夫!

那么如果观察选举不是为了下注取胜,图什么呢?您记得菲律宾的马可斯总统吗?80年代他呼风唤雨的日子,就是被一个看似没有大用的选举观察团体 ( Namfrel ) 所结束的。补选只是插曲,不影响大局。所以,观察补选的意义也不在于大局。一枝草一点露,集沙成塔,罗马不是一天建起来的,等等。

十月 6, 2009

存在与时间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hornbillunleashedcn @ 4:00 上午
Tags:

刘明星

你对好书有没有兴趣?哲学书会是好书吗?哲学??

heid2曾经有一个纳粹党人,呃,这个带邪恶意味的标签有点耸人听闻,其实,也就只是说明了一种时代的隔阂。这位仁兄不知何故加入国家社会党,好像和执意改造大学有关,又好像是为势所逼,这过去的事件,反正就是难以评断。

可是,他出大名的著作发布时,德意志的希特勒还没有成为国家元首。

据悉,生活的压力下,评为教授的需要无法闪躲,发表论文是必要条件,于是闭关把多年累积的大部头问题写出来。不知道当时天地有没有受到感动,但是反正他的教授职算是有了着落。

此书的标题虽然存在与时间并列,但是关于时间的部分,委实短缺了些。当然,如果你翻开第八章,此书的结构,本来是打算在后面的部分针对亚里斯多德、康德等人的时间观念给予关注的,但是,这个部分难产了。

冠以为胡塞尔祝寿的扉页,和我印象里隐约闪烁的还有那句传说中的“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或许,这一部缺了后半部的武林秘诀应该早就丢进焚化炉以免遗害后人的,但,有道是“半部论语走天下”,凭着一麟半爪的对“是在”(Dasein)的向往,就足够我等凡夫俗子走入森林里的迷途。

heidegger-0060638508有志于阅读海德格尔的,有条件的,选择英文翻译会比较容易进入他本来用德文撰写的著作。个人比较推荐较早的McQuarrie&Robinson版,辅以后来的Joan Stambaugh版。如果能够的话,直接阅读德文当然是更加理想的。马来西亚虽然不大具备学习德文的环境,但是,有志者事竟成。

理解华文子弟的困难,要是实在看不下西文的,熊伟、陈嘉映、孙周兴、彭富春都是应该留意的名字。

不打算介绍为什么第二部分无法呈现人世了,猜测是可以的,但也就仅限于此。何况,海德格尔自己已经说过了。

此书会不会让你读到毛骨悚然?我就确实有过那种读到背脊升起凉意的经验。但愿这种悚栗的感动,能够把大众带入海德格尔的林中路。

十月 2, 2009

阿兴的老婆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hornbillunleashedcn @ 1:48 上午
Tags:

作者/黄孟祚专栏 Sep 29, 2009 12:53:43 pm

【犀乡溪语/黄孟祚专栏】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n/10882.html

警方蹒跚的脚步并没有因实况调查报告的发布而加快。联邦妇女、家庭与社区发展部在非政府组织及公正党妇女组的多方要求下,终于在九月上旬公诸于世。较报告书完成日期整整延迟了八个月。

实况调查乃响应布鲁诺曼梳基金会(Bruno Mansor Fonds)一年前的谴责,指峇南内陆本南少女与成年妇女长期以来遭受伐木工人的性暴力与骚扰,实地调查在前任部长黄燕燕的指示下于去年11月中进行。

报 告证实至少七名女性受害,其中年纪最幼者只有12岁。至于其他受害者由于难以将自己的痛苦经历告诉别人,因此真实的案例相信远不止此数。报告也指出由于内 陆学子每当学校开学与放假时,都得依赖伐木公司的车辆载送。年轻的女性学生在途中或被带去木山营,遭受施暴。这些脆弱的孩子毫无反抗的能力,家长的投诉也 往往得不到警方和当局的适当回应。基本上这些居住在深山内陆的社群已对政府当局与警察失去了信心,并认为他们偏袒伐木商。

(more…)

燕燕肉骨茶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hornbillunleashedcn @ 1:31 上午
Tags:

刘明星

不知牛年马月,移居南海一带的嗜好猪肉者煮出了一道美味汤,也许本来啖肉时当配浓茶,故号曰“肉骨茶”。

这味道传说出自闽人,所以发音以BKT为准,倒也合了南蛮的霸道。

后来的后来,一个持外国绿卡的医生,从政日久,攀升到了掌管旅游的部门。她就是大马国民熟知的燕燕是也。她在一个Rasa Sayang歌、Pendet舞、Jemur岛的所有权纠缠不清的时候,提出了霸占此道南蛮美味的点子。可是事与愿违,毕竟国教本来经书明文列猪肉为禁食品,要作为國食当然会遭遇反对。恐怕将肉骨茶申请联合国文化遗产的烂主意从此成为笑谈。

痛哉,莫非这个“本地创作”从此就要流落他乡,成为别人的文化?岂有此理!

肉骨茶本来不宜常吃,除非得法,否则难免不饱和胆固醇飙升,引起一系列健康问题。这一点,也不必为肉骨茶辩护。

不过,肉骨茶的美味,不是三言两语可以打发的。它自有独到的秘方,可以吸引远道而来的垂蜒三尺。这等神仙美味,在这里还是点到即止好了,否则引起饥肠辘辘,岂非罪过?

正如燕燕医生之前掌管家庭事务部门时,就懂得没有不吃腥的猫儿这条道理,她大力反对大马引进中国女佣,理由就是恐怕引发家庭性关系大兜乱,男老板一见到皮肤白皙的北方佳丽就会马上起痰,非要置婚姻关系不顾,大搞特搞。

奇哉!莫非大马男人对北方女人有特别嗜好,大马女人非得要严加防范,以防万一关不住自己男人的欲望,如此一来把她们视之洪水猛兽,避之不及?还有性感穿着的号召…悲哉!女人的地位。

古语有云,告子曰:食色性也。此话常常被戴到孔子头上,真正冤大头。不信?翻翻《孟子》去。不过,这些儒家夫子,吃的闷棍还会少吗?也罢,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连女子无才便是德也装到儒家门前,难怪今天还有人骂孔老二说女人难养。

常常想女人有没有自己组成一个男人勿进的政党,不料竟然有人抢先提出。不过,也许太过匪夷所思,世界上迄今无人敢身体力行。话说回头,要是提出申请,社团登记也不知会不会用大马最强的老子的话便是道理来打发。所以,大马女人都聪明,还是凭借依附妇女组

马华公会有燕燕此前任妇女组主席,第一位竞选成功的马华公会女性副主席,实乃国民的福分,让我们可以看清楚,身为专业人士,其治理国家的理念是多么的有趣。

🙂

对陌生地方的浪漫想象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hornbillunleashedcn @ 1:27 上午
Tags:

刘明星

您有过想象的经验吗?很难想象是没有想象经验的。如果您真的没有过任何想象经验的话,《解放犀鸟》愿意高酬报答您来分享经验。

想象有什么用呢?这个这么”实用主义”的问题问得有点傻气,但是在”很傻很天真”的年代,扮纯情白痴又何妨?您也不妨傻傻的认真回答。

据说,曾经周游列国—-尤其以印度尼西亚和泰国为主—-的本尼迪安德生(Benedict Anderson)就凭他的经验,给了无数研究政治学的人们一个出众的题目:《想象中的共同体》(Imagined Communities)。这本书曾经耗费了一点功夫翻过,可惜没有找到一个适合讨论的场所,想来这里也许适合,就姑且抛砖引玉。

关于”想象”,在英文词imagine中,还是以”象”(image,不是elephant)为主的吧?但若无色无相,难道无法单凭抽象概念想象吗?再说,象和像及相,虽说音同义近,内里大概也是别有乾坤的。试用您熟悉的方言发音,无论是潮州话、福州话、客家话、乃至港式粤语,还只是音近义疏呢!加上全球化的多元时代,怎么会不纷陈复杂难辨呢?

再略来一番意淫—-您如果认为这个词语就单向的只能是性幻想,麻烦您去查查出处,看看当年生造此语的老先生是怎么的说法—-朋友多番撰文表示,砂拉越的终极秘密就是生活在犀鸟乡的女子们。亲眼见识古晋大街小巷的环肥燕瘦,倒是感到一种都城异化的忧愁。或许,内陆还有相对远离喧嚣的纯朴,噢,这现在只能凭自己的想象描绘。一趟波罗州内陆旅行,要花费多少时辰旅程啊?看看谢希贾(Jessica Alba)在( Sleeping Dictionary )饰演混血女子和白人俊男在伊班话背景下的缠绵,不也就用好莱坞式浅薄的满足异乡的幻想情怀吗?何必千里迢迢离乡背井去寻找一片梦里的香格里拉,除非真的有着出家的决心。

也许,镁光灯照映下的幻影是远不能替代亲身经历的。目前巴南一带有不少媒体人聚焦的新闻,再放一个长假。跟随偶发新闻提供线索的偏远地带路线,可以彻底把对异乡的美好想象作一次实在的清洗。人心中善良的纯朴,也许能超越想象。

走!下次我们去野林中探访原人。虽然传说伐木公司已经设下比原住民路障要精良的暗探来阻挠外人的到访。

🙂

下一页 »

通过访问 WordPress.com 创建免费网站或博客.